左手举债右手扩容,光明地产现金流吃紧永续债“输血”

重庆房小狐 2018-08-10 14:21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近年来,随着房企规模竞争“丛林法则”凸显,“有规模才有话语权”已经成为现阶段房企最急迫的需求。在调控政策持续施压,融资渠道不断收紧局面下,中小房企的生存境遇越发艰难。规模扩张和保证现金流已经成为企业发展重中之重。

近年来,随着房企规模竞争“丛林法则”凸显,“有规模才有话语权”已经成为现阶段房企最急迫的需求。在调控政策持续施压,融资渠道不断收紧局面下,中小房企的生存境遇越发艰难。规模扩张和保证现金流已经成为企业发展重中之重。

去年年底开始,光明食品集团旗下的光明房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600708,下称:光明地产)因频繁抛售资产而被业界高度关注。今年初开始,其又在融资方面展开颇多动作,2月份,光明地产拟发行35亿永续债,在7月份获批,并在8月1日拿到6亿元发行利率为7.25%的第一期中期票据。

高额举债的同时,光明地产马不停蹄展开一系列扩容动作。今年7月以来,其接连在成都、郑州、无锡、昆明设立4家子公司,开展地产业务。但近日,由于昆明项目合作方被曝出一系列违约问题,使双方投资推进遇阻。而光明地产收购“麻烦”缠身的标的资产已不是首例,这使其提速全国化的布局,蒙上了一层阴影。

7月连开4家公司 急求突围

光明地产前身为光明食品集团旗下的全资控股子公司海博股份。2015年下半年,海博股份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把原本物流之外的不锈钢器皿制造等业务置出,同时注入农工商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房集团”)100%股权和上海农房25%股权,并更名光明地产。这意味着,筹划多年的光明食品集团房地产业务终于借壳成功,晋升为上市房企行列。

作为上海市国企背景的上市平台,光明地产重组成功之后,就享有一定的政策和资金优势。在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1-7月份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业绩TOP100》排行榜中,光明地产以销售额151亿元排名第85,销售面积为118.1万平方米。

在房企拼规模、求速度的当下,光明地产也选择加快扩张速度,放手一搏。

2017年下半年至今,光明地产五度出手抛售项目子公司。在五笔交易完成后,光明地产将获得超过16.6亿元的净利润。

对此,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向蓝鲸房产表示,光明地产作为上海较为知名的国企,对于地产业务来说应该还是会积极推进投资的。从当前光明地产的资产组合调整策略来看,抛售部分项目,或是因为此类项目的经营工作推进较为缓慢,而全国各地依然有较好的投资机会。通过资金回笼以更好地去收购新的项目。

如其所言,光明地产抛售资产之后选择继续拿地扩张。据蓝鲸产房不完全统计,2018年年初至今,光明地产通过收并购、合作等方式新增子公司7个。其中,仅在今年7月份,光明地产先后在成都、郑州、无锡、昆明设立4家子公司,开展房地产开发业务。

光明地产虽然在规模扩张方面有颇多动作,但是其发展之路并未如预期般顺遂。值得注意的是,光明地产自今年7月初进入昆明开始,就一直备受外界的关注和争议。当时就有媒体爆出,昆明项目的合作方骐辉投资,曾40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单位。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骐辉投资原本获取的463.98亩土地,因拖欠数亿土地款,其中约300余亩土地已被收回,并已办理了相关退地手续。

而在今年初1月份,光明地产收购烟台平土房地产有限公司也存在失信和债务问题。彼时,光明地产回复称,“关于被列入失信人,烟台平土事先已告知我司。包括滞纳金等在内,我司已经帮其还款,因为在公告中也说明要承担4亿元的债务。”

频繁收购“麻烦”缠身的标的资产,会否影响企业发展?安居客首席分析师张波对蓝鲸房产分析,光明地产属于典型的“有品牌的中大型房企”,而现阶段此类房企的压力不小,如果不能快速规模扩张就有可能被边缘化,千亿目标是中大型品牌房企不约而同选择的方向,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收购的方式实现快速扩张虽然有着财务风险,但依然是不少品牌房企会选择的手段。

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向蓝鲸房产记者表示,企业通过收并购的方式扩张,的确能够提升扩张速度,但同时也会出现债务问题和企业大而不强的问题。即规模上去了,但是本身的核心竞争力却不够。

江瀚认为,从当前整个行业来看,如果要实现企业的长远发展,应该做减法而不是加法,要不断回归核心业务,追求业务盈利是关键。规模大负债高反而成为现在很多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现金流吃紧35亿永续债“输血”

短时间大规模扩张,对企业的资金压力不可谓不小。为此,光明地产在今年2月份向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申请注册发行规模不超过人民币 35 亿元(含 35 亿元)的长期限含权中期票据(永续债),该票据于7月3日获批。

8月1日,光明地产成功发行金额为6亿元的2018年度第一期长期限含权中期票据,发行利率为7.25%,起息日为2018年7月30日,兑付日为2099年7月30日。

事实上,由于今年以来金融降杠杆形势严峻,市场融资渠道持续收紧,加之房企又迎来偿付高峰,光明地产这笔高达35亿元的永续债一经获准就受到了业界的广泛关注。“光明地产短期偿债压力大,需要永续债‘输血’”的声音一直在持续。

虽然光明地产在回复媒体时表示,发行永续债是企业金融创新工作的一次重大主动突破,而非受偿债压力导致。

但事实或许并非如其所言,光明地产现金流情况并不乐观。据其2018年度一季度报显示,光明地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8.53亿元,同比减少774.82%。负债为466.9亿元,比年初增加3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02.4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8.79亿元,二者合计占总负债比例的23.83%。

张波分析,从其财务表现来看,光明地产目前的财务压力较大。

严跃进表示,类似发债是因为企业资金方面有压力。债务过大容易带来很多风险,所以光明地产未来在住宅销售等方面需要尽快发力。

同策研究院总监张宏伟向蓝鲸房产分析,发永续债是为了解决其短期资金需求问题,但是其能在现今条件下从资本市场获得资金支持,已属不易。

张波同时指出,虽然光明地产目前面临一定风险,但同时也要看到其背靠母公司可以提供的强大支撑,不但在土地储备上具有一定优势,还可以助力其转型城市运营商;同时其融资渠道和成本上也有相对优势,可以通过永续债、公司债以及各类资本证券化等创新融资模式不断丰富自身融资渠道。

一边抛售资产、发行债券,一边大举拿地扩张,光明地产突围之心切切,却略显急迫。在房企扩规模、拼速度的背景下,光明地产此举合乎情理之中,却也是风险相伴的打法。如何平衡债务、规模、利润三者之间的关系,对光明地产而言是个挑战。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