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楼林立的江北嘴中央商务区,一百多年前曾以“金沙火井”闻名于世 ​

重庆日报 2017-07-28 21:34:0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作为重庆中央商务区的核心区, 如今的江北嘴中央商务区 是重庆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 然而,你知道吗? 早在清道光年间, 就曾有一位诗人通过一首 《题渝北新筑八门》 来描绘当时江北嘴的繁荣景象。 题渝北新筑八门 (清)黄勋 朗朗文星照九重, 问津那许白云封。 镇安永远资神护, 保定于今际世雍。

作为重庆中央商务区的核心区,

如今的江北嘴中央商务区

是重庆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

然而,你知道吗?

早在清道光年间,

就曾有一位诗人通过一首

《题渝北新筑八门》

来描绘当时江北嘴的繁荣景象。

题渝北新筑八门

(清)黄勋

朗朗文星照九重,

问津那许白云封。

镇安永远资神护,

保定于今际世雍。

沿岸金沙随浪涌,

汇川火井衬波浓。

觐阳红日东升处,

恰对涂山第一峰。

这位诗人是谁?

《题渝北新筑八门》

描绘了当年江北嘴的哪些景致?

这些景致如今怎样?

近四万两白银筑起江北八门石城

“这首七言律诗是清道光年间的文人黄勋写的。黄勋何许人也,有怎样的出身背景,在地方志史中没有详细记载,只知道黄勋字懋轩,仅此而已。”江北区文联副主席、区作协主席姜孝德说。

姜孝德认为,黄勋写的这首七律很巧妙地将当时江北城的八道城门:文星、问津、镇安、保定、金沙、汇川、觐阳、东升都纳入诗内。也正因为如此,此诗曾引起满城争睹,确也风行一时。不过,诗中的“渝北城”,并非原来的江北县,也非今日的渝北区,而是指与朝天门隔江而望的江北老城,再具体一点就是如今的江北嘴。

保定门已被复原在重庆大剧院旁。

“渝中区的九开八闭十七门,是老重庆城的标志性建筑。而在清代,江北嘴一带也曾有八个石门拱卫,而且城门间都筑有坚实高大的城墙,这些石门均修建于清道光年间。”重庆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秘书长吴涛介绍说。

据史料记载,清嘉庆年间,白莲教在川渝一带很是活跃,曾兵临鸳鸯桥,而鸳鸯桥距当时的江北城不过三十里,吓得城中富人心神不安。

于是,清道光年间,重庆府江北同知(同知是清代官名,为知府副职)福珠朗阿,召集本地绅耆、阁属、粮户捐资三万八千五百两白银,历时19个月,于1835年建成了江北八门石城,抵御白莲教。

史料记载,这座石城城墙正南濒水,还设有4座炮台。八门石城建成后,城内修筑了20多条主要街巷。

“江北城就从那时开始逐渐繁华,江北嘴也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化经济中心,是货物进出陕川的集散地,其繁荣程度比肩朝天门。”姜孝德告诉记者。    

“金沙火井”曾闻名于世

“黄勋在诗中提到,‘沿岸金沙随浪涌,汇川火井射波浓’,从这句诗中足以展现出明清时期江北嘴的繁荣景象。”姜孝德说。

“金沙”指的是什么?

据记载,明朝时,江北隶属于巴县江北镇,故称“北镇”。江北镇嘉陵江边冬季水涸,河滩多有河沙铺于岸边,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闪闪金光,故称“北镇金沙”,远近闻名。

到了清代中叶,古人们将北镇金沙、八门石城等江北城的十处景致并称为“渝北十景”,其中最有名的要属“金沙火井”。

“火井”即天然气矿苗。姜孝德介绍,当时在嘉陵江北岸沙滩上有天然气露头,人们在沙壁上凿孔为灶,即可点燃,供炊饮之用。夜间望去,火光闪烁,辉映江波,煞是壮观,也因此吸引了许多文人墨客到此题咏。

清代诗人宋煊曾在其创作的《金沙火井》中这样写道:“平沙浅浅水中舟,掘井争传火气融。乙夜光分黎杖绿,丁帘影射晚灯红,焚兰不借吹嘘力,煮海应推造化功,乞得余辉燃绛烛,丹铅可许聚书丛。”

当时,江北嘴地处两江交汇处,是重庆府重要的水陆交通口岸,进出重庆的船只与货运量的大幅度增加,加速了河岸贸易的繁荣,这也成为“金沙火井”这一奇妙景观形成的重要原因。

 旧貌新景相映红  

“1860年,重庆府江北同知符葆到任后,考虑到石城西北依山一面位扼险要,再次筹款,增建了嘉陵、永平两道城门,时称江北‘新城’。”吴涛说,新建的两道城门与之前的八道城门,被合称为“咸丰十门石城”。

可惜的是,随着公路货运的兴起,水路运输逐渐没落,清末至上个世纪60年代初,江北城已先后垮塌或拆除了7道城门和绝大部分城墙,只剩下了残存的保定门、东升门和问津门三道城门。

如今,保定门已被复原在重庆大剧院旁,东升门和问津门也将在江北选址重建。

近日,记者跟随古代诗人们的脚步前往江北嘴探寻当年江北嘴的繁荣印记。顺着重庆大剧院旁阶梯下行,在靠近河岸的地方,就能看到绿树掩映中的一段老城墙。

这段城墙高不过六七米,城墙上枝繁叶茂的黄葛树新发出来的绿叶苍翠欲滴,城墙下的花草在春风中摇曳,城墙中间位置是保定门的门洞,从门洞往外望去,就是高楼林立、车辆川流不息的朝天门。

江北古诗选萃

舟出巴峡

(清)王士祯

曲折真如字,沧波十月天。

云开见江树,峡断望人烟。

新月数声笛,巴歌何处船。

今宵羁客泪,流落竹枝前。

九日同人江北镇登高返棹口占

(清)王尔鉴

城南山万叠,城北水双流。

雪浪翻明月,云峰接素秋。

好看金菊蕊,便渡木兰舟。

此会欣同健,花前共一瓯。

溉澜溪访友

(清)程衡

果然此地绝风尘,

几欲相求已暮春。

竹里遗苏摇凤尾,

溪边小浪纤龙鳞。

到来恰见如珪月,

坐久浑忘卖药人。

却忆当年杜陵老,

寒山无伴语津津。

夜泊寸滩

(清)袁锡夔

小艇摇明月,停桡得寸滩。

犹闻城市话,渐觉水云寒。

蛙鼓喧清夜,渔灯乱急湍。

高崖有老衲,安坐一蒲团。

铜锣峡

(清)孙宏

巴流初入峡,山径一帆开。

云傍蓬窗起,波从石壁回。

滩声鸣急雨,风势动惊雷。

日暮哀猿发,重教客髩催。

重庆置业哪里寻,就到搜狐焦点:https://cq.focus.cn/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